电影《托斯卡纳艳阳下》里的女主人公离婚后独自搬到一个单身公寓,里面住的多是她这样的离婚人士,夜半可以听到邻居孤独哭泣,她受不了这种郁闷的生活而到托斯卡纳艳阳下寻找新生活~

刚来时,我很怀疑我们住的大厦就是这么一栋离婚公寓。每次经过长长的走廊,听不到任何声音,我一天在家不出门,能听到的声音也仅有电梯的提示音,和上下午各一次清洁员运垃圾的声音。很长时间内我都以为大厦隔音效果特别好。直到有一天,thus在厅里用免提讲电话,我出门倒垃圾,发现不仅是他的声音,连电话里对方的声音我都听得清清楚楚,这才知道,隔音效果不仅谈不上好,而且是很不好!想起我俩常常肆无忌惮地高声说笑吵闹,暗暗心惊之外,也不得不佩服,邻居们的涵养还真是好啊!

左邻是个来自台湾的中年独居女子,总是闷闷不乐、要避人耳目的样子。右邻倒是一对年轻小夫妻,有一次在电梯里遇到女的,准确说是我先进电梯,见到后面有人来就为她挡住门,但她进来后从头到尾眼观鼻鼻观心就是一直避开我期待着和她打招呼的微笑和眼神。本来我以为是亚洲人才这样,有一次在电梯里遇到一个白女,我见她长发及臀,就恭维她头发真美,她显得十分意外和羞赧。。。其他人看上去也都是独居的样子,相遇时总是面无表情,若我与他们打招呼,他们总有点措手不及的样子,搞得后来我也觉得,还是不要惊扰他们算了。。。

只有一次例外。那天电梯已经装满一厢面无表情人士,快要关门,匆匆跑来一个亚裔女子,进门后就微笑着表示感谢。我们在同一层出电梯,接着就一起走了一段,又一起停住,原来她住我们对门。正准备道别,她笑着说话了:“通常我在这楼里听不到任何声音,不过那天我听到你家里传来的音乐。。。”我担心终于有人对我们不满了,赶紧问:“是不是太大声了?”“NONONO,我很喜欢,请你们继续听~”进了家门才想起,为什么不请她来我家坐坐,喝茶,听音乐呢?原来那一刻我也措手不及了么?

后来据thus说,这位芳邻大约也是个单身妈妈。她有一只猫,有时会在走廊中间孤独地蹲着,见到我也不跑不动,面无表情。。。

慢慢发现,楼里还住着不少单身白人老人,女性为主。他们是这栋楼的居民中最彬彬有礼的一个群体,但也许和孤僻的邻居们相处久了已成习惯,也并不主动热情,只是当我招呼他们时,他们会微笑作答。上个月在Brooklyn,一个老年女子在所住公寓的电梯里被一个人冲进来活活烧死,让人不寒而栗。我们这里有doorman,安全性好一些,但人和人之间不经意流露出重则戒备抵触,轻则漠然无视,比中国国内有过之而无不及。真的让人怀念托斯卡纳的艳阳。

Post filed under 琐记 and tagged , , .

« « 一些跟驾车有关的| Eric » »

10 Comments

  1. 紐約啊,是美國一個那麼大國度裡惡與善的集散地吧,集中了全球的多少慾望,怎麼能不被感染得冷漠。

    我現在是不樂意呆在大城市中央了,邊緣生活最適合我,哈

  2. The English Patient says:

    有个人(忘了是谁)曾经写过:到了纽约我才知道以前我只是到了美国:)

  3. 所以我在乡下一呆就是十年,一点儿都没有要搬去大城市的想法。

    在这里,陌生人都可以互相微笑打招呼的,而且经常被唤作“sweetheart”!:)

  4. YingYing says:

    我从最后离开北京开始就知道自己不再喜欢大城市了。以前在德国小镇时觉得超级闷和无聊,现在想起来觉得超级宁静安详文明美好 😛

  5. 嗯,小鎮也是國外的才好吧。我不知道中國的小鎮還有多少是寧靜而安詳的。你們知道嗎?

    • 不用到国外,纽约就有很安静的小镇 😛

      还有喔,贴心小贴士:不要说"中国",是"我们这里"

    • 由於基數大,地理環境複雜,所以還是遺留有一些的。不過知名的容易到達的多數沒了。

  6. Pingback: 怎样都不对

Leave a Reply to thus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