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小鎮也是國外的才好吧。我不知道中國的小鎮還有多少是寧靜而安詳的。你們知道嗎?

thus says:

January 25, 2012 at 09:10 (Edit) / Reply

不用到国外,纽约就有很安静的小镇 :P

还有喔,贴心小贴士:不要说"中国",是"我们这里"

 

看了这两段留言,我觉得thus君的回复有点自相矛盾,鉴于他一贯粗心大意,就提醒他说,国外是相对中国而言呀,纽约也是国外。

thus君说,其实我们已经不是中国人了,可说起话来,还是会把中国当成“国内”,把美国当成“国外”。

我说,小尘和我还是国籍上的中国人哦。比较时有个参照物,这样说很自然。不然该怎么说呢?列举各国名字吗?

thus君:我们这样说是自然的,我们的孩子就不会这样说了。他们只会说,“中国没有宁静安详的小镇。小镇还是我们这儿的好。”

我说:那你又说要把中国说成“我们这儿”?你到底站在哪边啊?

thus君说,如果你回国,他们会让你不要说“中国”,要说“我们这儿”。(参见非你莫属刘俐俐视频)

我说:那到底要怎么样说话才对啊?!

thus君:就是怎样都不对啊!

 

在我认识的在国外生活的人当中,thus属于西化程度比较高的人,但即使这样,在谈论中国事务时,也不由自主会用上类如“国内”“国外”的字眼,难怪他会有此感慨。我又反省一下自身,觉得自己很少有这一类感想,因为我本来就没有找到一个让我完全认同、愿意投入固定下来的环境,而且对这种过客的感觉我还蛮乐在其中的。相比之下,美国本来就由众多不同种族的移民组成,更容易让人不把自己当外人。而且,人生这么短,世界现在看起来也越来越小,对于我来说,和谁在一起,做些什么事,远远比归属地更重要。

Post filed under 乱弹 and tagged , .

« « Eric| Inner Peace » »

5 Comments

  1. 嗯,我應該說“小鎮也是中國以外的才好吧”,這樣就明白了!:)

    • YingYing says:

      其实你怎样说都是对的 🙂
      是,你周围的某些人,不论你怎样说,都会觉得不太对。。。

  2. 嗯,這些詞我都不常用。我常用的反而是“體制”,這個詞本來意義很廣,但因為本來是泛指的,人類社會無處不在,所以正常社會反而不太需要用了吧。反而對於從某個特殊體制出來的人,這個詞特指一種在那片國土下覆蓋一切的社會和心理暴力,然後許多結果都是它的產物。我用這個詞的時候,肯定不是指地理位置上的差異,而是強調社會和政治上的差異。

    至於地理位置,香港這邊會用額外的詞,比如“大陸”、“上面”,這些算是地理位置指向了。除此之外的,就是“海外”。至於在新加坡,不會有這樣的二分法。

    而我個人,也是不習慣二分法的。

  3. 美国最好玩的地方就是小镇,宁静,每个小镇都有自己的特色,不象国内的新农村建设之后,每个村镇几乎一模一样,保留下来的也都成了旅游景点。

  4. The English Patient says:

    梁文道打趣说,以后不能说中国足球队了,要说“我们这儿足球队”:)

    非常赞同沉老师心理/意识位置和地理位置的区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