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1

我们的大厦被装扮得很有节日气氛,借此祝大家圣诞快乐~~

今天接到一个中学同学的电话,我们曾经关系还不错,但已多年没联系。如今她是一个不错的大学的AP,同时也是一个四岁儿子的妈妈,老公在纽约工作,她自己独自带着孩子在中部一个城市工作,老公每2周飞一次团聚。说起学生时代的男友,她立即情不自禁表示还是喜欢那个人多。他们是清华读研时的同学,我见过那个男生,印象也很好。

“那为什么分开呢?是因为他去了Vancouver所以分开,还是先分开他才去的?”

“那时年纪小,都觉得自己学的东西很重要,谁都不肯give up。现在的老公那时在Berkeley,却常常往纽约跑,一个人孤独苦闷时有个人在身边说说甜言蜜语,很容易飘飘然啊。最关键是后来他还悄没声息在纽约找了工作,说为了我连faculty都不要做,愿意在纽约找个普通工作,一比之下高下立现!”

“哦,那很好啊,能这样对你也是很重要的啊。”

“切,后来才知道受骗了啊。我毕业以后就没在纽约工作过,至今已经五六年,怎么不见他跟我过来?现在甜言蜜语也变了冷嘲热讽。上星期儿子说要看企鹅,他一开始说去动物园看,后来竟说:‘也不用去动物园了,看你妈走路的样子就可以了!’”

我愕然。原来她生子后发福,经常遭嘲笑。

“分开久了,也不觉得需要在一起。大家都忙,也没空吵架。”她又继续说,“只是,既然最后还是要过这么down to earth的生活,为什么不早点教给我们?当初为什么尽教我们那些虚无的东西?想想这么多年,尽学些没用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是个好大学的教授,儿子也有,什么也没落下。。。”我用些不知所云的话来安慰她。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早点教我们实际的道理,我早点就可以跟这个人结婚,也不用抱着理想主义等了这么多年。也可以早点生儿子,现在都可以上中学了!哈哈!”

她性格素来豪爽,一点没变。因为平时都是她老公commute,“他来只要一张票,我们去要两张。”所以要等明年6月有个会议她才会来纽约,约好到时聚餐。“希望到时我们都比现在更知道自己要什么了!”

本来我们用的电视、电话和网络都属于Time Warner Cable,是个套餐。座机我们几乎不用,基本就是垃圾电话专线,最近电视又出了两次问题,整晚不停重启,打电话给客服,答曰“下周来修”。一怒之下,thus要求同时取消电话和电视。对方赶紧说,第二天来修,并减免一天的费用。谁知道,到了下周也没见个来修的人影。当然了,第二天电视也可以看了,估计他们常常出这种问题。

技术故障也就算了,骗人可就不好了。但是,从来就没有只骗一次的骗子。

每个月收到的账单数目都不同,且月月增多。上网查询,首页大肆宣传的费用大大低于账单费用。给客服电话,说那是第一年的优惠费用。问题是,第二年的费用究竟如何,在网上没有任何详细说明。就算第二年不能享受优惠,也该有个费用标准吧?更奇怪的是,为什么每月都会比上个月多出十来块?有一次是未经同意擅自给我们加了一个服务,其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这个公司真想把人搞晕么,意大利和中国也没这么不靠谱啊。。。thus君一怒之下,又一次要求取消电话电视。没想到,对方说,别急别急,我给你看看有木有promotion。。。。幸好,他一时没有找到,否则thus又该心软,也就没有后文了(后文可以证明,不是没有,是他没有找到!)。

周六,约定的日子,有人来取走cable box。那人笑咪咪地进来,居然也不太清楚我们到底要干嘛。听说要取消电话和电视,他很诡异地笑笑,然后说,“你们知道的吧?”呃,知道什么?我俩都愕然。“没有cable box也可以看电视。。。cable直接插上就可以看。”。。。我们真不知道。知道我们保留网络,他又说。你们是超过一年的用户,可以申请新的promotion。我凌乱了。。。(thus赶紧掏腰包给小费。他要给5块,我说这消息怎么也值个10块!然后去黄金商场楼下吃午饭,看见人家送菜的,很辛苦搬两大箱菜下楼,老板才给了1块钱小费。。。)

在德国和意大利时,私人电视台很少,一般看的都是公共电视,每月费用也很少,只是给国家上的税费而已(印象中只有十几元每月)。这里跟中国很像,有无数电视台,但是费用也高(最近几个月从120一路上升到158)。有另外口碑比较好的公司,但是在这个大厦没有别的选择。据说进大厦也是要搞物管的关系,看钱给得到不到位。这家公司独霸山头,因此才这么肆无忌惮,既不搞好服务,又乱收费。

现在总算可以摆脱那些垃圾电话。但经我仔细研究银行历史,发现该公司今年有几个月都没有从账户上扣费。。。我开始好奇,下个月的账单究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Update:thus君说,我们绝对没有少付钱!至于中间几个月,他们是直接去他信用卡上扣费了,被他发现后又及时改回来。

周五晚上大好时光,我们两个居然能够花了4个小时讨论小孩教育问题,是不是有点呆?但这是我心里的一个大问题,能够解决一些疑惑,对我来说实在是很重要。也非常感谢thus君的耐心,我不知道世上有几个男人可以花这么多时间陪我做这种无趣的事。

马上圣诞节,最近都在准备圣诞礼物,星期天和thus两个人花了半天时间把礼物一件件包好。

纽约习俗,圣诞节要给大厦管理员、doorman、清洁工等等封小费。于是到香港超市买了红包,顺便买到很好吃的老婆饼。香港超市地下有个很大的音像店,卖许多香港或经典或热门的电影和剧集,品种十分丰富。

前一阵纽约的天气一直都不错,气温和杭州差不多,昨天上街第一次感到风有些刺骨,原来有零下了。thus好像有点感冒,于是十点多就睡。半夜3点20我忽然醒来,再也睡不着。真是老了老了。

昨晚散步时一直在和thus君讲来龙去脉,最后我得出一些比较偏离主题的观点:成家头几年,如果长辈身体健康可以自理,最好还是别和长辈同住。孩子自己带最好,实在有困难,请保姆带也别劳烦长辈。小两口的事千万别把第三人牵扯进来(如果是三个人的事,也是能不惊动第四人最好)。很多情况,如果两个人必须独立面对、相互依靠,都是能共同度过共同成长的,一旦有别的人加入,共生共存的关系被破坏,双方关系就不紧密稳定,再加上元素复杂很多,很多东西都不能自控。

其实也是一直以来看到种种事例的感想。但是说易行难,现实生活中完全不依靠老人保姆自己独立带孩子的小两口还真不多,特别是双职工,特别是在美国。前几天我在宿舍里提关于孩子的问题,也是纠结已久的。正巧这几天豆瓣上有个相关的热门话题 ,一个女博士写了篇吐槽文讲身为人母和独立的人之间的痛苦纠结,因为自称母爱不足,一石激起千层浪: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4071337/

具体到我自己呢,是觉得自己能力不足。我属于单程序运行系统,要我同时做几件事就会手忙脚乱,顾头不顾脚那种,所以不知道怎样可以又做妈妈养孩子,又做主妇持家,又做妻子照顾丈夫,又做一个不失独立的“人”,有自己的事业,又做一个文艺女青年,保持自己的爱好,等等,有一个丰富的人生。特别是,我还认为尽量不要长辈帮忙,而在美国请保姆又不很现实。所以说自己是太贪心了。大概最后如果决定要孩子的话,总归要放弃一些自己的心意。

另一个我一直疑惑的问题是:这些年来女人们所争取的“人”的特性,到底是普遍“人“性,还是只是“男人”的特性?怎么不见男人们以女人特性为标准,争取平等呢?如果说女人事业不如男人是被压抑的结果,给她们机会就能和男人一样;那么擅长家务、善于教育的男人虽然有,但肯定不是大多数男性的特长,也是让他们做就能做得一样好吗?这到底是生物性还是社会性决定的?而没有哪个男性要来争取“做家务的平等权利”,因为这一项没有社会化的价值产出而已。当目前的男性特性被认为更有价值,女人若努力追求这些特性,又有多少是完全自发,有多少是受到催眠?有多少是因为自己喜欢,有多少是因为需要被认同,有多少是缺乏安全感?也许,有些特性,也不论男女,都只不过是“部分人”的特性,但由于是创造更直接更大的价值,而更被推崇,这样就造成了各种不平等。

thus新买iphone(对,我们都很out),迫不及待要玩转一切新鲜功能。其中有个神奇的叫醒功能,据说只要把iphone放在床上,它就能根据你夜晚翻身运动的规律,算出一个合适的时间叫醒你,保证你醒后精神状态最好!可是,电话虽然放在thus那头,我翻身它一样能感应,于是,今早6:27,我们就被叫醒了,thus去上班,精不精神不好说,反正我一直处在非常精神的状态,一点睡个回笼觉的意思都没有,还真是神奇哪。。。

当然这也得归因于一起来就看到一桩令人感慨的八卦。事关认识多年的一对网友夫妇,虽然算不上深交,但同属一个小圈子(且男方与我是彼此史上第一个见面的网友),共同的记忆有很多。“冷暖自知”,“世事无常”,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都会违背自己的本意,行动的一步之差,语言的一字之差,语气的一点轻重缓急之差,都会让结果大相径庭。有些事,真要三思再行,有些话,千万不要轻易出口,有些人,无谓与之赌气、争输赢,有些面子,不要也罢。急脾气的我,虽然明白道理,却常做不到,必须时常谨记在心。

这也让我刚刚开始的新blog写得格外战战兢兢。一直就有这种想法,好事要藏起来偷着乐,免得触霉头。。。高调秀恩爱的很多都没有好结果。。。但也不是没有例外,至少傅真和铭基很让人受到鼓舞。。。无论如何,假使有一天这一切都成过去,也是属于自己的人生记忆,所以还是会继续写。

大概因为心理上对自己的新身份一直没有完全代入,在新的生活中也没有完全找到自己最舒适的位置,所以需要不断地写些东西来加强自我的定位和认同。

再贴一遍小王子的经典道白。

“Just that,” said the fox. “to me, you are still nothing more than a little boy who is just like a hundred thousand other little boys. And I have no need of you. And you, on your part, have no need of me. To you I am nothing more than a fox like a hundred thousand other foxes. But if you tame me, then we shall need each other. To me, you will be unique in all the world. To you, I shall be unique in all the world. . .”

跟一个人认识不到半年,相见只有67.5小时,就决定结婚,有人评为莽撞冲动,其实最最耗费耐心。结婚时,两个人根本比一起出去春游了一趟的驴友之间的了解不会更多,于是,一切的磨合都放到婚后来进行。因为是下了决心的事,又不能像婚前恋爱那样,觉得哪里不合就掉头开辟新战场,于是,只好耐心地磨啊磨。。。。

发现很多的新鲜事,也不断地需要做这磨合的工作。日子每天都过得很快。

刚来时布置新家,虽然烦人累人,是我最喜欢的事。接着买菜下厨,更琐碎,不过也有趣味,每次更新的菜单让自己颇有成就感。嗯,不是每日更新,因为不是每天做,经常偷懒到外面吃。据说Flushing是全美的中餐天堂,不知道其他国家如何,反正比欧洲强了无数倍,应有尽有,跟国内顶多是食材有点南橘北枳的差别,已经令我喜出望外。每个星期天也都令人期待,因为这一天thus会下厨,他的厨艺总是带给我惊喜。这惊喜可得归为闪婚的一大好处了。

这几天翻看一个豆瓣友邻的blog,坚持写了6年了,琐碎日常的内容,流水般平淡的日子却很让我感动,因为看得出一个人用心地生活,对当下的珍惜。一个懂得珍惜和感谢的人。祝福这个女孩。

很喜欢上周五晚上看的Hugo。无尽的好奇、执着的探索、为了趣味、玩乐而想象、创造。。。在最饥寒交迫的时候都不放弃这些对温饱无用的品质。这太美好。

 

blogspot非常好用,可是国内无法访问总归是不方便,终于下决心建了自己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