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乱弹

嗯,小鎮也是國外的才好吧。我不知道中國的小鎮還有多少是寧靜而安詳的。你們知道嗎?

thus says:

January 25, 2012 at 09:10 (Edit) / Reply

不用到国外,纽约就有很安静的小镇 :P

还有喔,贴心小贴士:不要说"中国",是"我们这里"

 

看了这两段留言,我觉得thus君的回复有点自相矛盾,鉴于他一贯粗心大意,就提醒他说,国外是相对中国而言呀,纽约也是国外。

thus君说,其实我们已经不是中国人了,可说起话来,还是会把中国当成“国内”,把美国当成“国外”。

我说,小尘和我还是国籍上的中国人哦。比较时有个参照物,这样说很自然。不然该怎么说呢?列举各国名字吗?

thus君:我们这样说是自然的,我们的孩子就不会这样说了。他们只会说,“中国没有宁静安详的小镇。小镇还是我们这儿的好。”

我说:那你又说要把中国说成“我们这儿”?你到底站在哪边啊?

thus君说,如果你回国,他们会让你不要说“中国”,要说“我们这儿”。(参见非你莫属刘俐俐视频)

我说:那到底要怎么样说话才对啊?!

thus君:就是怎样都不对啊!

 

在我认识的在国外生活的人当中,thus属于西化程度比较高的人,但即使这样,在谈论中国事务时,也不由自主会用上类如“国内”“国外”的字眼,难怪他会有此感慨。我又反省一下自身,觉得自己很少有这一类感想,因为我本来就没有找到一个让我完全认同、愿意投入固定下来的环境,而且对这种过客的感觉我还蛮乐在其中的。相比之下,美国本来就由众多不同种族的移民组成,更容易让人不把自己当外人。而且,人生这么短,世界现在看起来也越来越小,对于我来说,和谁在一起,做些什么事,远远比归属地更重要。

昨晚散步时一直在和thus君讲来龙去脉,最后我得出一些比较偏离主题的观点:成家头几年,如果长辈身体健康可以自理,最好还是别和长辈同住。孩子自己带最好,实在有困难,请保姆带也别劳烦长辈。小两口的事千万别把第三人牵扯进来(如果是三个人的事,也是能不惊动第四人最好)。很多情况,如果两个人必须独立面对、相互依靠,都是能共同度过共同成长的,一旦有别的人加入,共生共存的关系被破坏,双方关系就不紧密稳定,再加上元素复杂很多,很多东西都不能自控。

其实也是一直以来看到种种事例的感想。但是说易行难,现实生活中完全不依靠老人保姆自己独立带孩子的小两口还真不多,特别是双职工,特别是在美国。前几天我在宿舍里提关于孩子的问题,也是纠结已久的。正巧这几天豆瓣上有个相关的热门话题 ,一个女博士写了篇吐槽文讲身为人母和独立的人之间的痛苦纠结,因为自称母爱不足,一石激起千层浪: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4071337/

具体到我自己呢,是觉得自己能力不足。我属于单程序运行系统,要我同时做几件事就会手忙脚乱,顾头不顾脚那种,所以不知道怎样可以又做妈妈养孩子,又做主妇持家,又做妻子照顾丈夫,又做一个不失独立的“人”,有自己的事业,又做一个文艺女青年,保持自己的爱好,等等,有一个丰富的人生。特别是,我还认为尽量不要长辈帮忙,而在美国请保姆又不很现实。所以说自己是太贪心了。大概最后如果决定要孩子的话,总归要放弃一些自己的心意。

另一个我一直疑惑的问题是:这些年来女人们所争取的“人”的特性,到底是普遍“人“性,还是只是“男人”的特性?怎么不见男人们以女人特性为标准,争取平等呢?如果说女人事业不如男人是被压抑的结果,给她们机会就能和男人一样;那么擅长家务、善于教育的男人虽然有,但肯定不是大多数男性的特长,也是让他们做就能做得一样好吗?这到底是生物性还是社会性决定的?而没有哪个男性要来争取“做家务的平等权利”,因为这一项没有社会化的价值产出而已。当目前的男性特性被认为更有价值,女人若努力追求这些特性,又有多少是完全自发,有多少是受到催眠?有多少是因为自己喜欢,有多少是因为需要被认同,有多少是缺乏安全感?也许,有些特性,也不论男女,都只不过是“部分人”的特性,但由于是创造更直接更大的价值,而更被推崇,这样就造成了各种不平等。

thus新买iphone(对,我们都很out),迫不及待要玩转一切新鲜功能。其中有个神奇的叫醒功能,据说只要把iphone放在床上,它就能根据你夜晚翻身运动的规律,算出一个合适的时间叫醒你,保证你醒后精神状态最好!可是,电话虽然放在thus那头,我翻身它一样能感应,于是,今早6:27,我们就被叫醒了,thus去上班,精不精神不好说,反正我一直处在非常精神的状态,一点睡个回笼觉的意思都没有,还真是神奇哪。。。

当然这也得归因于一起来就看到一桩令人感慨的八卦。事关认识多年的一对网友夫妇,虽然算不上深交,但同属一个小圈子(且男方与我是彼此史上第一个见面的网友),共同的记忆有很多。“冷暖自知”,“世事无常”,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都会违背自己的本意,行动的一步之差,语言的一字之差,语气的一点轻重缓急之差,都会让结果大相径庭。有些事,真要三思再行,有些话,千万不要轻易出口,有些人,无谓与之赌气、争输赢,有些面子,不要也罢。急脾气的我,虽然明白道理,却常做不到,必须时常谨记在心。

这也让我刚刚开始的新blog写得格外战战兢兢。一直就有这种想法,好事要藏起来偷着乐,免得触霉头。。。高调秀恩爱的很多都没有好结果。。。但也不是没有例外,至少傅真和铭基很让人受到鼓舞。。。无论如何,假使有一天这一切都成过去,也是属于自己的人生记忆,所以还是会继续写。

大概因为心理上对自己的新身份一直没有完全代入,在新的生活中也没有完全找到自己最舒适的位置,所以需要不断地写些东西来加强自我的定位和认同。

再贴一遍小王子的经典道白。

“Just that,” said the fox. “to me, you are still nothing more than a little boy who is just like a hundred thousand other little boys. And I have no need of you. And you, on your part, have no need of me. To you I am nothing more than a fox like a hundred thousand other foxes. But if you tame me, then we shall need each other. To me, you will be unique in all the world. To you, I shall be unique in all the world. . .”

今天感恩节,我到纽约整整4个月了。虽说一直东奔西跑的,其实自己知道,我的适应能力不仅不强,简直是很弱。也许是天秤座个性使然?表面上随遇而安,内心其实有无比多的小纠结。

四个月了,总算才可以说有点适应过来了。这一次,到新大陆掺杂着进入人生新阶段,适应期似乎比以往都更漫长。尽管,多数的不适,是早就预期到的。这次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因为只在纽约及周边地区活动,不能说美国如何如何,只能说,纽约的生活跟欧洲大不相同,而更接近国内的大城市。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最吸引的就是这里有全世界的美食。讨厌的则是大城市的通病:脏乱、节奏快、压力大。。。记得当初有同学从纽约去意大利玩,我作为地主数落意大利太脏,跟其他欧洲国家的清洁是天壤之别,她当即惊道:意大利还脏?你来纽约看看就知道了。。。当然,平心而论,郊区还算是干净的,也有好景色。

令纽约人自豪的一切,经济文化美食什么的(当然现在经济是愁云惨雾一片,但还算是舞照跳马照跑),都建立在一件事的基础上:这里是移民国家的移民之都,不论任何种族,或是任何风格的人出现在街头,都不会有人多看你一眼。似乎每个人都会被默认为在这里多年的居民。出了纽约市就没有这待遇了。这当然有令人身心自由自在的好处。也全赖于此,当这里聚满了各种人精的同时,也能给不求上进如thus和我辈有呼吸的空间。

吐槽点非常多,但仍然寄希望这是一片能任野草自由生长的土地。

以前不论走到哪里,不论喜欢还是不喜欢,都觉得自己是个过客,不知哪天就会离开,那里每一天的生活,都不过是个异乡人将来的回忆,因此,哪里对我都是个“别处”。我也随时准备着去往另一个别处。我的生活似乎始终都不是自己的,我只是看着别的地方、别人的生活。

到纽约两个多月,也许有一天我还会离开这里,但将不再茫茫瞎逛。这不是因为我多么热爱纽约,而是因为有一个人可以牵住我的手,去哪里也会和我同行。终于靠航,开个新blog,希望自己还能有时来记录些有意思没意思的点滴。记性太坏,年轻时去过的,经过的,那些别处的生活,没有留下更多的记录,现在都已痕迹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