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亲子

Eric是thus君的儿子,不满十岁,现在和他妈妈一起生活在DC附近。上周末是我们计划去看他的日子,由于要参加在另一地的春节庙会,我们决定开车过去。周四时天气预报说周末大雪,周五晚上果然下起大雪,各种数据表明第二天开车将会很费时费力,原来5小时的车程可能要加倍,但是thus君义无反顾,说早点出发就好了。让我想起当初他来意大利看我时,正赶上冰岛火山爆发后遗症,他在往返路上花的时间比和我见面的时间还多。幸亏周六早上雪小了,而且这天出门的人少,路上一点没堵,所以挺顺利5个半小时就到了。但每隔一段路都会看到汽车撞到路边或者隔离带甚至翻到沟里的,大约共有四五起,所以也不是不危险的。

说说Eric。第一次见面是在国内,我们带他到南京杭州玩了一个星期。快要分手时,他向我简单介绍了纽约,对我即将要去纽约生活表示欢迎,并希望我喜欢纽约,做得十分得体。然后他问:你认识我妈妈吗?我说,我知道她。他说,she is a mom a little better than you。我觉得他这个评价还不算坏。只听他又接着说 ,她给了他多少件圣诞礼物。。。我说,你和你妈妈认识了9年啦,我们才刚刚认识。。。他说,不是9年,是8年,因为我刚生出来时太小了不认识她。。。我说,我们以后认识时间长了,互相了解更多,就会更好的。我会努力做一个好妈妈的。。他对前几句表示赞同,但对最后一句不以为然,说,不,如果太累的话,你就不用做。。。当时我就震惊了!

在家里,Eric是个很活泼可爱的孩子,但是他不太爱交朋友(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还有些别的症状(比如不爱和人目光对视、对喜爱的事物兴趣强烈就会沉浸其中难以自拔、虽然阅读能力超群,但写作能力很差等等),被怀疑有Asperger Syndrome。于是他爸爸经常特意引导他怎样多交朋友。比如带他参加圣诞聚会前,我们讨论带什么玩具去跟小朋友玩。他说,带不容易坏的。爸爸说,玩具都要坏的。如果你带你最喜欢的最好的玩具去,别的小朋友会更喜欢和你一起玩。爸爸接着诱惑他说:那样你就会变得很popular呀!谁知Eric一点不为所动,非常冷静地说:no,那样他们只是喜欢我的玩具,不是喜欢我。我和thus君面面相觑,赶紧补救:最重要的是肯share。。。

这两件事给我的印象都很深。我佩服这个孩子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同时也为我们哄小孩的手段太低劣而惭愧。现在的生活中,有很多内容都是跟Eric有关的。他是个聪明的孩子,学业出众(除了写作),正处在成长非常快的阶段,从初见到现在不过半年,能看到他从懵里懵懂变得慢慢开窍,各方面都有很大进步。但也许正因为聪明,他很自负,这肯定给他的人际交往带来困难(在不能确认的Asperger症之外)。另外父母分离这件事,虽然我觉得大家都算处理得好了,他看上去也没因此有显著特别,但在他心底多少都会受到影响,而且这些影响大约会在很多年后仍然起作用。可以预见许多需要操心的事。

我自己的成长过程,是一个从非常乖巧到不断叛逆而后又和父母逐渐和解的过程,我觉得我的路走得曲折,我爸妈要负很大责任,但是另一方面呢,我爸妈是不断学习进步的家长,所以最后我们相互谅解了,共同成长了。thus君的成长,可能比我更不容易些。这样,我们也都深知做父母的不容易,要不懈地努力,才能避免成为孩子的“祸害”。为人父母,是一个弥补自己小时候的心理创伤、以及更深理解同情自己父母的过程,但很多人常常滥用前一点,忽视后一点。而会滥用前一点,也是因为忘了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父母拥有塑造一个人人格的最大权力,如何慎用、善用这种权力,需要不断学习。